愛哭鬼


蔡興隆在《芝士蛋糕和我們的貧窮》里其中一篇文「41歲」里的結尾語讓我看了后就想眼紅紅。

他這麼寫,『生日快樂,我親愛的愛哭鬼』。

這句話是他說給41歲生日的自己聽。

之所以說自己是愛哭鬼,是因為他在某一天和安娜一起看是枝裕和的《我的意外爸爸》時竟然毫無預警地淚流滿面,他不知道怎麼了。

但,我想,我可以明白。

因為現在的自己,也是處於一種隨時都可以為了一件很小或很重或很輕的事情而流淚。

我看到一對男女因為無法好好在一起而哭。

我看到爸爸心疼女兒一直無法實現夢想而哭。

我看到女孩為了理想一直拼命努力等待到達那一天而哭。

我看到李小姐因為聽了觀眾的一個小分享而哭最後連帶我也想哭。

我看了蔡興隆書寫當了爸爸后的溫柔自白而哭。

我會因為他和我說我們就這樣離島滿一個月了而哭。

蔡興隆在該篇文章里是這麼寫的,『……即使過了40歲,原來我身體裡面還是一個愛哭鬼嘛,這到底是怎麼搞的?雖然如此,但我沒有絲毫羞愧的感受,也不覺得這樣會替誰添了麻煩,反而經常替某些哭不出來的人感到遺憾,他們的人生路徑上可能少了感動他的電影、挑戰淚腺的某段文字、會讓心情激動的親子畫面或是,某句歌詞才出現在前奏,眼睛就漸漸模糊的經驗。

這一段話,還真的是讓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。

愛哭鬼原來真的沒有那麼多的遺憾。

哭,只是情緒的一種宣洩和抒發。

為什麼有些人會叫你,別哭呢?

你知不知道,你的一句別哭,會讓人更想大哭嗎?

所以現在,我都會叫淚人兒,妳哭吧。

哭了會好一些。哪怕只是一些也好。

說回我吧,與昔日的多愁善感相比,如今因為不知道要怎麼說出來,於是選擇了最直接了當的方式來表達傷感。

不過,那也是我經常對自己表達而已。

因為在旁人面前,眼淚還是要盡量控制住,不要輕易落下。

一旦落下,就會不小心又多了一個聽眾。

我想,有些故事還是需要匿藏起來,最好是放在陽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會更好。

說回來吧,我會繼續想哭而哭。

除了哭,我沒有更好的辦法去應對。

親愛的大叔,我也是愛哭鬼呢,和你一樣。

我已經想好了在生日那天要怎麼和愛哭鬼說話了。

愛哭鬼,妳等我哦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也知道自己 这样子不对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却还越哭越认真的  为谁


Comments

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

幾米 說

天 使

旅行的意义